小多纳(已咸鱼)

喜欢他就all他
主游戏王ARCVall番,极其少产凹凸all金,最近会产一些MHA,吃all出久主轰出胜,副上耳,出茶,轰百。
墙头很多。我是要成为鸽子王的人!
番茄依赖症晚期,欺负游吾很好玩!
看到的东西都会点个推荐(屏蔽推荐)
我不爱ooc,但ooc爱我。
沙雕文生产地
常年在外的初三党

【游戏王arc-v】龙癌的节日

1.人物ooc!人物ooc!人物重度ooc!!!
2.放飞自我,意义不明_(:з」∠)_
3.幼儿园文笔,短篇渣,日常咸鱼

相传古时候每到年末的午夜,霸王龙扎克就会大肆进攻所有次元,凡被扎克进攻的次元都遭受到了残酷的仪式:所有人的王牌必须是龙!

王牌不是龙的话,他的王牌就会被扎克所抢走。

【“快住手啊!放下我的暗爪!我的暗爪!”“放开我的拿妈!有什么冲我来!”“我的VWXYZ-神龙强击炮……”】

【“我的色支……还我色支”“我的星守之骑士……我的星守……”“还我电光皇!——”】

【“狮子男巫不是我的王牌啊!我的王牌明明是×××龙啊!”“这和海马兽有什么关系!我连卡组都没放他,哪里算是王牌了!”】

【“扎克,今年也来啦!”“扎克一起决斗吧,这次我下了三张流天…等等别走啊!”】

仪式结束后,霸王龙扎克会把所以收集来的卡全毁掉为了防止有卡遗漏。

为了防止人侥幸逃脱仪式,扎克假装离开这个次元后折回来再次进行仪式,甚至让次元发生剧烈的晃动。

就连婴儿、孩童都难以幸免。

人们利用扎克是龙癌这一点,放龙族怪兽卡在床边,贴破坏龙甘多拉,以此告诉扎克

“我也是龙癌”。

“以上就是我们那个时候的传统节日——龙癌节啦,虽然现在被改了但还是要遵循的。所以……”扎克指了指刚才从储物间拿出来的两个箱子,“来帮忙布置吧。”

“扎克,你几岁了?这种东西谁会……”游斗相信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了。

“虽然破坏龙甘多拉很酷,但我还是喜欢异色眼,有异色眼的吗?”

“我要明净翼的!”

“都有。”

“你们好歹也十四岁了,不要这么轻易就被骗啊!—— ”

游斗和游里很无奈,游斗好像想说些什么,却被扎克打断,“快来帮忙!”……莫名的威压。

最后游斗和游里的命运就是……被扎克(万恶之源),游矢和游吾(被骗?)强行一起遵守这个根本就没有的破传统。

“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好好布置了啊,等等游里那里是要放霸王龙扎克的雕像的!不要随便把自己的王牌放在中间!游斗你也是把暗叛逆的画给我撕下来,那是霸王龙的位置!”

“啊…大家都好认真,只是稍微玩一下而已,这种节日怎么可能会有嘛,”游矢抱着异色眼和暗叛逆的玩偶,却因为玩偶太大而导致游吾只能隐约看见游矢的护目镜,番茄柄,和一小撮绿色和红色的头发。“扎克的眼神让人很难拒绝。”

是啊……那种“一起来庆祝不然就拿霸王龙扎克和眷龙们打(物理)你”的眼神,真的很难拒绝。先不说游吾,曾在超量次元前线作战的游斗和在某种程度上与扎克有相似之处的游里都没感觉到什么。

游矢原本也是一样的,直到逆鳞出来劝他一定要帮忙庆祝,然后把自己感觉到的都告诉了他……

“呦西,那就摆在这里了!”游矢擦去头上的汗,把异色眼玩偶的尾巴摆正,“这样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吧。”看着和扎克一起在家里“开心互动”的游斗和游里,嗯,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了。

“游吾,我这里好了!你那里……!”

黑白色的游吾摊在明净翼的玩偶上重复着几个字:就我一个当真了……就我一个当真了……就我一个当真了……

啊,相当受打击呢。

“下次别再找我干这种事情了!扎克!”作为在场唯一一个把龙癌节这种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扎克瞎编的节日当真的人,游吾内心自然是不爽。

不爽归不爽,游吾也只能口头说说上,实际行动就算了吧。游吾从物理决斗上讲也就抗打击性好点,从决斗方面,人家动作决斗自己绕场地到处跑啊跳啊,这个人开D轮;从移动方式来讲,扎克也算是经常步行(到处找人打牌),大多和龙一起飞,骑着龙走,偶尔自己飞,游斗和游矢都是靠自己到处逛,还经常一起到离舞网市隔了一片海的学院、隔了好几公里的心城玩,也是全程靠自己;游里这个在体术次元混的人更不用说了。

真要打起来……游吾九点九死零点一生。

“说起来,扎克你是不是又一次承认你是龙癌了?”

“还要什么承认不承认的,本来就是龙癌,哪里需要承认?这是事实。”

“知道就好。”扎克没有反驳,也没有反驳的必要,毕竟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扎克他…龙癌晚期。“好的,那么…继续过节。”

“还有活动?”

“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下除了决斗还能干什么?”

“这**布置有什么用,像以前那样直接开始决斗好了!比这个快的多了!”这到时候都是我收拾!就连一向脾气温和真正动手前都会好好地警告对方然后再出拳的游斗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其他几位更是拿了决斗盘就……扔过去!

私设香蕉战斗力最弱,抗打击能力第一或是第二……
香蕉:喵喵喵?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