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多纳(已咸鱼)

喜欢他就all他
主游戏王ARCVall番,极其少产凹凸all金,最近会产一些MHA,吃all出久主轰出胜,副上耳,出茶,轰百。
墙头很多。我是要成为鸽子王的人!
番茄依赖症晚期,欺负游吾很好玩!
看到的东西都会点个推荐(屏蔽推荐)
我不爱ooc,但ooc爱我。
沙雕文生产地
常年在外的初三党

【六代同堂】灵魂互换

1.人物重度ooc!短篇渣加幼儿园文笔,错别字注意,非常不要脸地打上tag
2.老梗注意,私设注意!只 有 对 话 注 意,四番茄没有一同吃泥注意
3.cp:暗表,蕉番,尊游,番柚,一丢丢的约十,了游

1.
“如果有一天你和别人的灵魂互换了,你会干什么?”十代对着游家的大家说。这是前几天约翰问过他的问题,‘找到我自己然后和自己决斗一次!这不是超少见的吗!’意料之内的回答。

游戏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倒是亚图姆,对着十代,没有任何思考和犹豫,直接开口:“先找到aibo,不能让别人在aibo体内!”

啊,同意是意料之内的回答,下一个。

“找到自己,说明原因,再找出变回来的方法。这是最不会惹出麻烦的com……方法。”

“额,该说不愧是游星?好,游马和游矢呢?”

“我的话……应该是……先……先找到astral?嘛,毕竟我不是那种擅长考虑这种是的人……总之…astral,到时候就交给你了!当然我也会加油的!”

“……虽然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会尝试的,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吧。”

“这可不是什么说不算就不算的事啊!”

“我嘛……果然还是不知道。不过,游斗他们一定很快就会发现并且找到我的!至于方法就……到时候再说吧,有时候动作决斗者也会面临这种事的啦!”

“我觉得我身为一个普通的决斗者不是很明白你们动作决斗者。”其实十代很早就想吐槽这个了,[你们动作决斗者果然都是怪物!]十代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藤木游作从来没想过这件事,也不必要想这种不可能的事,倒不如把时间空出来对付那个把草薙哥的弟弟的意识夺走的人。

“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去思考的必要。”

“唔…游作不要那么认真嘛,玩笑而已。”

2.
现在游作特别想往那个时候的自己脸上糊链接栗子球。

十代更是狠狠地被打脸。

“啊啊!——astral这……这个是真的啊,我在游作的身体里!astral!怎么办QAQ”

“游马前辈请不要用我的脸做那种表情,也不要用我的身体做那样的动作,很……”介于是前辈,游作没说出[傻]字。看见自己……现在应该说是游马手上的AI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想传过去一个病毒。

“唔……游马前辈的身体啊……这样是不是我也能一飞冲天了?”

“试试看嘛,游矢!一飞冲天啊,我!”语气是游马的,但游作的身体做出来就是满满的违和感。

“所以说,游马前辈快住手。”

“一…一飞冲天啊,我!”语气像是游矢的,身体是游马的,但却同样是违和感爆棚。

“不想语气再强一点,中间不能断掉,这样就不是一飞冲天了!”

一本正经地教着一飞冲天,很熟练的样子。

游作最后决定屏蔽一飞冲天这个词,也不去管游马前辈和游矢前辈,和其他前辈商量恢复的对策。

“好的,游戏前辈。”

“了解!了解!游戏前辈拜托的事我绝对会完成的!”

“aibo,没问题的。”

“嗯…啊,游作君,放心,你们回到原来的身体里的。”

“嗯……”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虽然其他前辈不一定,但游星前辈毕竟是游星前辈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的。

“总之游作你们就先好好扮演一下对方吧,特别是游马和游作,游矢应该没问题吧?”

“嗯,一飞冲天啊,我!十代前辈们就放一百个心吧!实在不行还有一飞冲天和astral帮我!当然我自己也会加油的!”

“好厉害啊,游矢!”游马今天是第二次称赞游矢了,第一次是刚才,游矢重新调整后就把一飞冲天做的像是真的游马在做一样。

“我以前就有模仿过父亲的表演和决斗,当然还有微笑!模仿的话我不会输的!”

3.
“好,我也不能输给游矢!那个AI你应该知道吧,游作君是怎么对待草薙大叔和那个叫尊的”

“不是草薙大叔要叫草薙哥哦~还有游作酱的话,语气很低哦,你知道游马酱你行不行…嘛,放轻松…对了,说到游作酱的话还是那个吧。”

“诶?”

“不要用游作的脸做那个,我想笑www”AI看着“游作”现在的表情,终究还是没憋住,笑出来了。

调整好心态,AI故作认真地用游作的声线说:“闭嘴!”

游马刚刚想称赞一下他,结果AI下一秒就跪在决斗盘上捂着肚子笑起来,“怎么样?我AI大人模仿得还不错吧!”

“……闭嘴!”

“学得好快!语气再低沉一点,强硬一点就更想游作酱啦!”

“emmm……像这样……闭嘴!”游马很难抓住游作的那种感觉,在热狗车附近练习了很久,结果却是一样的。

“啊…游马酱好像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啊,放弃吧,我也已经习惯,不想笑了。”AI像是放弃了什么,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游作”做出嘟嘴的样子。

嗯,他已经不会再笑……“哈哈哈哈哈哈!游马快住手啊www……”

“游作,AI,干什么啊,快点进来!有那个家伙的情报!”

“诶,谁……”

“是之前夺走仁的意识的家伙对吧!”AI好心提醒。

“啊,知道了,草薙大……草薙哥。”

“游作?”

4.
草薙发现游作有点奇怪,从各种方面上讲,“游作从游家回来后就是这样子,动作变多了,语气比平时更放得开,最重要的一点是今天递给游作热狗时……他没吃纸。”

“是吗,游作他……会不会是……生病了?”

“没有,我之前也这么怀疑,但不是。”

“那个 在vrains里,草薙哥也看到了吧,游作好像很不习惯用D冲浪板,也很拒绝高速决斗的样子……”

“虽然很不可能,但他真的……”尊犹豫了,他不是自己认识的游作,游作是不会对他笑的,“不是游作啊……”

之前登入vrains的时候,“游作”对尊笑了……没有任何理由,这一点让尊确信他不是游作。游作的话,是不会对草薙哥和左轮以外的人这么对待的。

“对我来说,游作…playmaker是拯救了link vrains的英雄之一,也是lost事件的受害者之一,这一点和自己是一样的,但soulburner并不是什么英雄。而游作他却站出来对抗汉诺骑士……playmaker啊,是我所憧憬的决斗者啊!”

但对游作来说,尊…soulburner是怎样的存在?那都无所谓了。

即便是游作利用我也好,能和playmaker一起战斗到最后就已经满足了!

“所以你到底是谁!?”

表面:“……”
实际:“啊啊啊啊,被发现了啊,astral!对了astral现在在游矢那里…怎么办啊,AI说对了…果然我没这方面的天赋啊……游矢你这方面的天赋能先借我吗!!——实在不行真月的也可以啊!!!—— ”

5.
“以上就是为什么我会在游作身体里的原因…啊…尊,草薙大叔你们好…啊哈哈哈……”游马还是坦白了,毕竟他这个人完全不擅长说谎和扮演。

“嘛,虽然根本没说明是什么原因就是啦。”

“吵死啦!”

“啊,这一句的语气再低一点就很想游作酱喽。”

“灵魂互换吗?很棘手的事,在你们复原前,尊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游马,一开始怀疑你是敌人,很抱歉。”

“啊啊,抱歉的是我才对了啦。你们也是关心游作才这么做的,游作能交到这么多朋友是好事才对啊。”

“朋友吗……”对游作来说我真的是朋友吗?,嘛这种事都说了……无所谓……

“那个,是尊吧。我有听游作说过,‘草薙哥,尊和不灵梦是能够信赖的人,’”游马像是看穿了尊的想法,搭在他的肩膀上,如果是原本的身体根本够不着。“游作可能不大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但那个时候,他是认真的。虽然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游作早就那你们当成朋友了。”

“那我嘞!”

“……人质。”

“啊,果然……哇 游作酱好过分,明明都承认不灵梦了啊!”

“嘛嘛,别在意,别在意。”

“朋友吗。”

6.
“所以说,我叫藤木游作,现在和游矢前辈,游马前辈互换了身体。”游作一开始就没想着掩藏,直接对正在做饭的游斗说出真相。

“游矢,这是什么新的玩笑吗?下次搞个可能性大一点。还有告诉那个香蕉头还没开饭以及腹交拳警告。”游斗连头都没转过来。

“根据游矢前辈说过话,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发现……游矢前辈以前也说过游斗是他们之中最可靠……但为什么是这样?”

“啊,谢谢。”

“?”游作对游斗突如其来的谢谢两字感到困惑,却没有继续问下去。离开厨房,正如游斗所想,某个香蕉头果然在饭菜附近徘徊。游作想上去转告他游斗的话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这个香蕉头叫什么……隐隐约约记得融合两个字,emmm……没有游字的奇怪名字。

算了就这样叫吧。

“融合,游斗要我转告你还没开饭还有腹交拳警告。”

“!……等等游矢你刚刚叫……叫我融合……”游吾抱住“游矢”趴在他身上哭诉,“其他人都可以,只有游矢你和凛不能叫我融合啊!不是融合是游吾啊!”

“……嗯,能麻烦你先从我身上下来吗。”

“游矢你都不安慰我一下了吗!——”

“我不是游矢前辈,我叫藤木游作。融…游吾可以叫我游作。”是游吾啊,有游字的名字,游矢前辈,游斗,游吾,游里…符合队形了。

“诶,游作?哦,我想起来了。”游吾瞬间停住眼泪,从他那只有D轮,决斗,游矢和凛的脑袋里搜索[游作]。

【“游吾,我也有后辈惹!他叫游作,藤木游作!”
“哦,恭喜啊,那他决斗技术如何?!”
“很厉害,可惜玩大师四……”
“额,那还是算了吧”】

第一个理解我的竟然是这个游吾,明明他才是比较可靠的那个吧。

“是游矢你的后辈来着吧,不愧是游矢,模仿的好像!”

[我收回刚刚的想法。]by游作

7.
“你……真的不是游矢?”来自三个果蔬的怀疑jpg。

“不是。”

“你要怎么证明?”游里提出了关键的问题,“游矢的话,不管是行为,语言都可以模仿得一模一样。”

“我可以组一套电子界卡组,和你们决斗。当然是大师四。”游作很清楚游矢前辈他们的卡组都是大师三下才能发挥实力的卡组,大师四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像禁卡表一样的存在。

“还有呢?”

“我可以表演吃纸。”

“喂,融合,去拿纸。”

“不是融合是游吾!”游吾抱回来几张白纸,放到“游矢”面前“撒,请开始你的表演!”

“游矢”没有动手,却紧盯着那些纸,过了大半天,问:“有没有番茄酱?这样吃没什么味道。”

游里:“……游…融合!”

“不是融合是游吾!游里你刚刚是想说游吾的对吧!给,番茄酱。”

“游矢”把番茄酱洒在其中一张纸上,接着把另一张纸叠在上面,全部叠好后,折成一定的大小,再弯起来,像吃热狗一样,把纸全吃下去了。

“好的,我相信你不是游矢了。但你的前辈们不是让你扮演游矢的吗?,为什么一上来就真相啊?!”

“理由有三个,第一,我不会扮演游矢前辈;第二,我不擅长模仿和扮演;第三,游矢前辈之前就和我说你们一定很快就会发现所以让我直接坦白。”

“游矢,对不起。”by完全没有发现的三个果蔬。

8.
“哟,鲨鱼!久违来决斗吧!”游矢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心能扮演好九十九游马。这是游斗他们,前辈们都认可的,没有理由会被发现。

“游矢,不用再演下去了,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诶,鲨鱼你在说什么啊,游矢他可不在这里,不过你要找他的话,我知道游矢住在哪里!”不可能,自己绝对不会被发现才对的啊!

“所以说,你的扮演得很好,可惜……”

“可惜什么?鲨鱼你到底在说什么!”游矢急了,为什么会被发现!明明除了柚子和权限坂……没有其他人会……

“可惜,astral和我们说过了。 ”身后传来快斗的声音。

“哈?”

“唔,为什么astral要告诉他们啊,明明我可以很好的扮演游马前辈的说。”

“我只告诉了鲨鱼和快斗,告诉其他人可能会引起混乱,不过游矢你的演技完全可以骗过去。”

“嗯…所以说astral你为什么要告诉鲨鱼和快斗?”就算在场的人都知道了,游矢依旧扮演着游马。

“你先停止扮演游马再说。”

“唔…我知道了啦。所以是为什么?”语气渐渐变回游矢的,动作也收敛了许多,不像游马那样对谁都是一副像是老熟人的样子。

9.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不是很讨厌模仿他人,扮演他人吗?”

“哪里有!?”

“那个时候你不是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吗?”

“……”

不能反驳这一点,虽然不想承认,但游矢确实讨厌模仿,扮演别人。“因为之前这么做柚子很难过,不想让她难过……我和她说好了,不要……模仿别人,不过已经没问题了。我在和石岛决斗后,柚子没有用纸扇打我,这说明她已经忘了这件事,没问题,没问题!”

“她是真的忘了,还是看见你决斗后高兴的样子所以就没有这么做,这一点你可是比谁都清楚。”

“……柚子她……是后者。”是啊,我可是比谁都清楚,却一直这么欺骗自己……

“不要让那些在意你的人痛苦。”快斗对“游马”只说了两句话就因为要陪阳斗离开了。

鲨鱼也因为璃绪说他大半夜还不回家吃饭而赶回去。

“呐,astral进去吧,要和游马前辈的家人说清楚情况才行啊。谢谢,astral。”

“嗯。”

“啊,忘记和鲨鱼还有快斗说谢谢了!”

10.
“哇,真的回到原来的身体里惹,太好了!这下可以肆无忌惮的一飞冲天了!”

“游马前辈,能替我和鲨鱼,快斗说声谢谢吗?”

“啊,好。喂,astral,鲨鱼他们干了什么吗?”

“谁知道呢。”

“回来了。”游作看着四处的场景,还是这样顺眼,原来的身体比较好。最重要的是终于不会看到自己做一飞冲天的动作了。

“时效是只有三天吗?”

“嗯,游矢这么理解会好一点。”游星看样子是不想透露什么。

“其实是我们找到了一个人,她做了一些事让你们互换了身体,我们和她谈论后,时效就是三天惹!本来要持续很久的……”

11.★
朋友:你不是说会持续几个月的吗?
我:我也想啊,但我是被逼的。
朋友:要我帮你报警吗?
我:你和警察说游戏王的人拿破坏龙甘多拉,马哈特,超融合和偷星虫威胁我?
朋友:朋友,中二病得治啊。
我:……摊手jpg

END

私设就是前辈组超护后辈组,但好像没体现出来……
我会告诉你们鲨鱼和快斗之前被游马拉去看arc-v吗?

评论(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