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多纳(已咸鱼)

喜欢他就all他
主游戏王ARCVall番,极其少产凹凸all金,最近会产一些MHA,吃all出久主轰出胜,副上耳,出茶,轰百。
墙头很多。我是要成为鸽子王的人!
番茄依赖症晚期,欺负游吾很好玩!
看到的东西都会点个推荐(屏蔽推荐)
我不爱ooc,但ooc爱我。
沙雕文生产地
常年在外的初三党

【all金】我只是来打工的(1)

1.人物重度ooc!!!短篇渣加幼儿园文笔,一堆bug……有某位的旧设,紫堂和埃米那么可爱怎么可以不欺负他们呢?(bushi)
2.cp:all金
3.把第一条再读一遍

“嘉德罗斯!给我出去罚站!!!”

丹尼尔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吼嘉德罗斯了。毕竟只是个连九岁都没满的小孩子,自己也不想这么吼一个有星星……不是,梦想的孩子。

但是……

“丹尼尔园长,嘉德罗斯他把我家衰仔打伤了!QAQ”

“……我知道了,先让紫堂老师带他去医务室,至于嘉德罗斯的话,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

“听好了,嘉德罗斯,不能欺负同学!要友好相处才行,找到了吗?”

“我是不会和渣渣为伍的。”

“不能喊同学渣渣!嘉德罗斯,听话,向埃米道歉。”

“切,滚开,虫子。”

“给我道歉啊!——”

“丹尼尔园长,嘉德罗斯他挑衅格瑞和他打架还误伤了我姐了!”

“嘉德罗斯!!!——”

“丹尼尔园长!嘉德罗斯把紫堂老师弄伤了!”

“嘉!德!罗!斯!道歉!”丹尼尔努力装出一副和蔼样子。

“滚。”

“嘉德罗斯,给我出去罚站!!!”

以上就是为什么嘉德罗斯现在站在教室门外的原因。

“切。”真不爽,只是一群渣渣罢了,不互相抱团取暖就什么的没法做到的渣渣。

“……我的高傲扭曲又难受,为了生存我叫安迷修……啊,你为什么不进教室?”听见声音的嘉德罗斯下意识抬起了头。

声音的主人是一名金发蓝眼的人,看装扮……是清洁工吧。什么清洁工在工作还会唱歌,而且还问我为什么不进教室,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吧。

“和你无关,渣渣。”一如既往的语气 不管是其他人甚至是老师也都是这样。

“渣…渣渣?!你……你这么可以这么没……等等你是不是叫嘉德罗斯?”金想起紫堂和他说的嘉德罗斯。

【紫堂:“嘉德罗斯连九岁都没有,打人竟然这么狠啊,算了算了习惯了。”

金:“紫堂,嘉德罗斯是谁啊?”

紫堂:“对了金,你还不知道吧,嘉德罗斯就是我管理的那个班的一名孩子。最近刚转来,隔壁班的雷德和蒙特祖玛也是最近转来的。每天下课雷德和祖玛都跟在他身后。叫谁都是渣渣的就是了。就是他打了埃米和我的。”紫堂指了下旁边还躺在床上的埃米。

金:“没……没那么严重吧……,而且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话说回来紫堂要不要休息几天?”

紫堂:“我没事,对了金……其实我们教室里的很多盆栽都是他打碎的,外面的花坛也是他第一个开始踩的,还有……”

金:“够了,紫堂,不要再说了……我就说每次都好好的,怎么突然这个碎了,那个坏了的!”】

“是被丹尼尔园长叫出来罚站的吧~谁叫你打了埃米和紫堂!”

“烦人的渣渣!”

“你又骂我渣渣!有点礼貌行不行!对了,你还不知道礼貌是什么概念吧。

礼貌,是人类为维系社会正常生活而要求人们共同遵守的最起码的道德规范,它是人们在长期共同生活和相互交往中逐渐形成,并且以风俗、习惯和传统等方式固定下来。对一个人来说,礼貌是一个人的思想道德水平、文化修养、交际能力的外在表现………………”

以上均来自某度

“吵死了……吵死了!你这个渣渣!”面对金的心灵鸡汤,嘉德罗斯终于忍不下去了!嘉德罗斯再也忍不下去了,再bb就拿大罗神通棍糊你一脸!

但是……是的我要说但是了……

我们的嘉德罗斯他……他忘记带大罗神通棍了!!!

嘉德罗斯听了整整一节课的心灵鸡汤。发誓这次是他唯一一次想好好在教室里上课,而且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渣渣。

十年后(第二天)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嘉德罗斯,你也明白了吧?”金讲了半天的心灵鸡汤感觉喉咙在冒火,不过想想如果能让嘉德罗斯不再欺负别人的话也算是赚了。

“渣渣……”

“……那我们再来一遍……”

嘉德罗斯攥紧了手里的大罗神通棍。并且一棒子向金打过去!“遗言说完了吧!去spa”然而金骨骼惊奇,毫发无伤甚至连帽子都没掉地躲开了。

之后的将近一周内都是这样的……嘉德罗斯也在这周内听了金将近七天的心灵鸡汤课。

像是成了习惯,嘉德罗斯每天都是自己主动翘课,到外面罚站,丹尼尔也不管他了,之后也没再欺负埃米和紫堂了。

“又翘课啦?”

“那些东西太无聊了……只有那些渣渣才会上这种课。”

“这么说我也要去上课喽?”金倒是无所谓地接受了【渣渣】的称呼。看样子还挺喜欢的这个称呼?

“随你喜欢……”

开新坑~( ̄▽ ̄~)(~ ̄▽ ̄)~(你也没有开多少凹凸的旧坑)
不定时更新
  @Vanishiment this World 第一篇就这样发出来啦

评论(6)

热度(50)